南沙河与赤麻鸭

南沙河与赤麻鸭
◎茸 木早几年曾在报上读过一篇报导,标题好像是春江水暖鸭先知。因为一向很仰慕多水南边那种浮家泛宅般的日子,所以看到那篇文章真是饶有兴致地逐字读完,一向留有夸姣的形象。此春江即南沙河。那时还不理解的是:为什么这条日夜在城北流动的河要冠个带南字的姓名?现在知道了姓名是从古城辽阳而来,而河的前史更可追溯到两汉时期,即便没有大名望,源远却总会流长。可再深究一下,南沙河实实在在的源头却是在千山的最高峰仙人台。为了补偿自己的坐井观天,赶忙又百度了好屡次:在南沙河出土的钱币、铁器等无不阐明两汉时期的先民在沙河水的滋补下,男耕女织,悠然度日,从此生生不息;还有关于沙河的姓名由来的精彩传说,更有抗日战争时期留下的许多英雄事迹。这真是条承载着前史的非凡之河。再路过沙河大桥时总是止不住左右张望,还有几回不为买什么而逛了沙河大集。再说那知冷暖的鸭,也非寻常吃食下蛋的家常鸭。此鸭是留鸟,名叫赤麻鸭,是省级维护动物,白头黑嘴,全身覆盖着赤黄色茸毛,振翅而飞时美不胜收。是什么让赤麻鸭迷上了南沙河?人常说没有梧桐树,引不来金凤凰。多年前的南沙河因为工业废水日子污水等原因,很长时刻被称为臭水河。让人别致的是,南沙河的这些赤麻鸭有的竟改变了迁徙的习性,已打定主意在此久居了。它们以草籽谷物为首要食物,小鱼小虾仅仅辅佐。让人欢喜的是,市野生动物维护站每年都在南沙河设有粮食定时投放点,确保鸟类在这里顺畅过冬,难怪有些先知先觉的赤麻鸭再不肯翻山越岭了。鸟择良木而栖,智者择水而居。自古以来人们就是在水源充足之地安居乐业,现在南沙河旧貌换新颜。岸边春花夏柳游人如织,更有河畔公园招供休闲玩耍,一处处河景房高层多层错落有致,一条河带动起整个城市的宜居环境。人们总爱想象美景,美景过分抽象。有时在河滨坐坐,看近前有人垂钓,看远处野鸭如惊鸿一瞥,满足美了。